欢迎光临中国建筑材料工业地质勘查中心江苏总队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联系我们  /CONTACT

公司:中国建筑材料工业地质勘查中心江苏总队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麒麟镇宣义路118号
电话:025-84124528
传真:025-84128804
邮箱:jiangsuzongdui@126.com
网址:www.bmgec-jszd.cn



学习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交流

平凡中的伟大——讲述身边的故事之矿业公司莫桑比克子公司篇
发布时间:2021.01.13  浏览次数: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每一天都有故事在发生,这些故事只是整个漫漫人生的片段光影,只是生活汪洋中的点滴,但是也会有这样一段时光,会让你成长,会让你提升,会让你觉得没有被一种生活方式所桎梏,于我而言,长驻国外工作的每一天都是值得回忆的,当你听到一个故事在被诉说的时候,那是不平凡的一天,因为这一天有会有一个值得说的故事在发生。


2019年的7月莫桑比克子公司承接一家中国企业对当地三个矿区锆钛矿核查的项目,甲方要求外业工作必须一个月内完成,时间紧,任务重,我知道我将面临一次工作挑战,从接到公司安排信息开始,1天内我从1000多公里外的首都-马普托赶到项目组驻地指挥所-莫马(一个海滨小城镇)。


第二天一早,项目组召开会议,由于我国外工作时间较长,对当地情况也较为了解,决定让我先行前往最远的矿区,为后续项目作业人员的进驻做好充分准备。随即我带着当地一名司机和一名英葡翻译赶往矿区现场,莫桑当地基础建设落后,很多地方车辆无法通行,离项目驻地直线距离还有40km左右的矿区,在地图上只显示一个坐标和地名,借助手持GPS和司机、翻译的工作热情我们仨历经十多个小时终于抵达矿区外围的小镇(同时也是矿区的行政管理中心),辗转与当地行政长官(小酋长)取得联系,约好明日拜访办理相关手续,再次历经两小时的车程终于抵达最近的落脚点,一家村庄小旅馆,此时的我们已疲惫不堪,匆忙吃完晚餐后就赶紧躺下了,得为明天的征程积蓄体力。接下来迎接我们的没想到是惊心动魄的一天,至今印象深刻。


7月18日,早晨5点多我们启程前往小酋长的住所,虽在电话沟通中这位小酋长允诺会在住所等待我们,但以往经验告诉我,非洲人的时间观念一向淡薄,约定通常也很随意,去的途中我已有点儿忐忑,果然怕什么来什么,当我们开车三个小时到达小酋长的住所时,他根本不在家,他的家人说他昨晚出去喝酒还没回来,至于去哪儿喝他们可不知道,我的心情瞬间跌到谷底,他的消失意味着我们的工作将往后推迟,来回六个多小时的颠簸没有换来任何进展。


肩负着前期准备工作的我深知时间对我们的重要性,绝不能这样回去,一旦返回意味着不知何时才能开展工作,在这通讯不畅的地区(手机信号网络很差)只能发动人海战术,依靠当地充足的年轻劳动力资源,经过三个小时的地毯式查找,靠着最基本的人员口讯传递,我们终于在十公里外的村庄找到到了宿醉未醒的小酋长,并把他接回了住所。


他在半醉半醒的状态下和我们展开了谈话,在向其出示矿区相关文件答应其诸多条件后他同意我们进入矿区开展工作,但还需要和他的上级长官(大酋长)见面,他说大酋长得知我们的到来正在赶来的路上,不过我们得等他两个小时,深知他们时间观念淡薄的我清楚,两个小时他们肯定到不了现场,一直耗在这儿不知道等到几点,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于是我们提议先去矿区选择营地为进场做准备,事情结束后马上返回与大酋长会面,在允诺了他额外的条件后他终于采纳了我的建议。


随后我们三人顾不上吃饭直奔矿区内部,到达矿区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们今天的任务是把营地选址落实,尽量把营地先建好等着后续项目组的到来。到矿区后,我们召集周边村民经过三个小时努力终于把简易的营地搭建起来,此时已经下午五点多,天色渐渐变黑,转移完车上的物资后我们准备返回小酋长住所,就在此时三辆陌生车辆来到了我们营地,小酋长下车后朝我们走来,身后紧跟着六个荷枪实弹的警察,我们三个刚走上前迎接就被警察围住,让我们交出手机和车钥匙接受问询,之前还笑脸相迎的酋长瞬间也满脸严肃地要求我们配合警察工作,看着顶着自己黑洞洞的枪口、以及司机翻译那恐惧无助的眼神,权衡之下我选择放弃了反抗并电话求助的想法,上交了手机,几句简短的问询后被警察强制带上车前往他们办公地点继续问询工作!


面对这突如其来、措不及防的变化,我已经无法淡定从容,强制被推上车的瞬间更是有了紧张的感觉,以往被询问的事情常有,但这次只有我一个中国人而且被没收了通讯工具,如果有突发状况都无法求援,接下来不知道等着我的是什么样的情况,一路上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一直在思考接下来的应对方式,同时还要安抚司机和翻译的情绪,甚至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又经过3个多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他们的办公场所,此时天色已黑,虽有汽车灯光的照射,但周边黑暗的环境加重了我心中的不安—大酋长仍未现身。


我暗忖着今天这关不容易过了,我和司机、翻译三人被带进了一间小屋子,命令我们在等着,会有人来见我们,此时翻译和司机的恐惧已溢于言表,司机甚至在墙角开始祷告了。我环顾了四周的环境,屋子虽小,但两面都有窗户,屋内整洁干净,几张桌椅摆在墙角,门锁也可以从里侧打开,看来这不是审讯室也不是关押人员的拘留室,我紧张的情绪稍有缓解,事情也许没有我想的严重,但在这逗留太久肯定不是好事,项目组还有太多事等着去做。


屋内没有时钟提醒我到底等了多久,不过总算有人把门打开了,我们被带着向小屋后的一栋光亮的建筑走去,当走入大门见到里面的装修摆饰后,我明白这肯定是他们大酋长的住所了,把我们带到这儿来,那危险基本排除了。果然,刚结束晚餐的大酋长终于有时间见我们了,警察也是他派去的,把我们押送到这儿也是他下的命令,接下来就是一番你来我往的谈判了,在表现出充分尊重以及应允他的一些条件后,终于把我们释放了,负责押解我们的警察瞬间满脸笑意地和我们开着玩笑,热情程度好似多年未见的老友,翻脸比翻书快的他们真是令人瞠目结舌。


开车回到临时住所已是凌晨三点,历经20多个小时,饥饿、疲惫、恐惧的轮番轰炸让我迟到的简易晚餐--泡面吃出了人间美味的感觉。


这是我,一个长驻非洲一线员工一天的生活,这是不平凡的一天,是平凡的一天,我们都是在为每一个明天奔跑的平凡的人。



矿业公司莫桑比克子公司

耿晨